=冰糕,超气人画手,郑世云相关wb@有缘宅见
fo&unfo请随意|求评论

「ES/司あん」エデ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想哭😭

三月樱:

⚠食用說明
   
*朱櫻司x轉校生 轉校生=杏。
*標題意義為「伊甸園」。
*第一章開頭有參考《聖經》。
*盡量不OOC。
     
以上OK請食用。↓
     
 


  
>>>>>>>
   


[一]
 
  
        传说神用了七日来创造世界。
   
 
        第一日,神说要有光,于是将光暗分开,这便有了昼夜之分;
 
        第二日,神说诸水之间要有空气,于是将水一分为二各聚于一处,这便有了天地、水陆之分;


        第三日,神说要有菜蔬草木,于是使地上发生了青草菜蔬和结有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这便有了植物生长;


        第四日,神说天上要有光体以分昼夜、节令及年日,于是创造了两个大光,这便有了日月星辰;


        第五第六日,神说世间要有活物,于是造出了大鱼、昆虫和飞禽走兽,这便有了这类的生灵;而神又说,要有“人”来主宰世间生灵及全地,于是依自己的形像造男造女,这便有了“人”,并将菜蔬果子赐福于人作为食物。


        而第七日,飞鸟悄然掠过的痕迹,潺潺的河水向远处蜿蜒。流光缓逝,花香漫长。阳光普照着大地,尘封许久的心被神的赐福款款洗净,尘世旖旎皆在山水草木间。
 
   
        天地万物就这样造齐了。


        于是,神歇了他的一切工便安息了。
 
 
    
        其实也用不着那么纷繁。
 
 
        阴冷的冬季,人声鼎沸。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腊梅香。


        看到杏时,朱樱司正在去着食堂的路上。


  
        午休时分,梦之咲学院的学生们都步履匆匆地赶去食堂。据说今日菜单上有热销的糖醋里脊,为了争得佳肴此时食堂里已是熙熙攘攘、水泄不通。


        而距离食堂不远的花园中,常青的矮灌木郁郁葱葱地生长着,围绕花园长成了一圈,为黯淡阴沉的冬景平添了几丝生机与活力,也像是一道结界般将周围嗡嗡的喧哗声泾渭分明地划出界外。


        杏独自一人捧着便当盒坐在那儿,半阖眼眸,浓密的睫毛在眼睑上投出小块阴影,神情安然恬静得美好。午后阳光正好,斜斜地洒落在她的身上。栗色的头发淹没在暖黄色的光线里,恍惚间还能看到在阳光下飘浮着的尘埃。
 
        他迟疑了一下,神使鬼差地向着杏的方向走去。
 
   
        “姐姐大人,good afternoon!是在享用午餐么,我没有打扰到您吧?”朱樱司露出了一如既往绅士的微笑。


        正戴着耳机听着什么低头吃着饭的杏在看到一双熟悉的男鞋后抬起头,看清来人后不自觉地弯弯嘴角。因为刚刚顾着认真倾听耳机里的内容,杏完全没有听到朱樱司的问候。她暂停了口袋里正播放着的iPod,一边摘下耳机妥帖地将其一同收进校服口袋内,一边向他打招呼道:“司君?午安呀——”
 
        “午、午安?姐姐大人在听什么那么入迷?”
 
        “欸……司君刚刚跟我打招呼了?抱歉……”又是排满了工作的一天。劳累了大半天,身后嘈杂的人群仿佛难以欣赏的古典乐般,在这样暖和的阳光下不禁令人生出几分困意来,只有吹得常青树树叶簌簌作响的寒风刺激着人的神经这才消去些许困意。杏抬手揉揉眼睛,向他报以歉意的笑。
 
        朱樱司不动声色地将她这细微的举动收进眼底,心疼之余有些自责自己是不是打扰了姐姐大人难得的休息时间。明知对方肯定会笑着说“没有的事”,却还是开口道歉了:“不没事——我才是感到抱歉!打搅了姐姐大人您美好的lunch time!”
 
        “没、没有啦!没这回事。”
 
        “那么,请问,姐姐大人,我可以坐在这吗——?”象征性礼貌地问道,但却又是令人无从拒绝。
 
        杏歪了歪脑袋,依旧是笑眯眯的:“这种事当然可以!司君不用这么拘谨喔。”


  
        美国的人类学家曾划分出四种人际交往距离,而据说0~45cm一般是亲人、很熟的朋友、情侣或是夫妻之间的相处距离。朱樱司内心左右衡量着既能体现关系亲密又不会令杏感到不悦和不适的最佳距离,在她的身侧坐了下来。


        “姐姐大人是在听音乐吗?”入座后,司先开了口。


        “欸这个嘛,其实是在为Trickstar的新企划筛选曲目呢——”


        “……不愧是姐姐大人,即使是午餐时间也这么认真不忘自己的职责啊,我果然还有很多要向您consult(请教)的呢。”


        “也没有啦…你太抬举我了——话说回来,司君找我有什么事吗?”


  
        正聊在兴头上时少女冷不丁地抛出了自己的疑问让他茫然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自己实际上并没有什么要紧事,只不过想和她说说话罢了,于是胡乱地以往常那样“放学后能请姐姐大人为我进行特训吗”的说辞掩盖过去了自己的那点小心思。
 
        “说到这,司君吃过午饭了吗?身为偶像虽然控制合理饮食很必要,但也不要太过喔,还是要好好吃饭的。”杏偏头温和地询问着。说这话时好好地盯着他的眼睛,神情认真地好像在关心弟弟一样。
 
    
        好像真的就只是弟弟罢了。
  
   
        朱樱司眼神黯淡了一下,面上维持着礼貌的微笑毕敬地回复道:“谨遵您教诲,姐姐大人。其实——我还没有吃。”
 
        “这样……那司君要来尝尝看我做的饼干吗?”说着杏便已经从一旁放着的便当包里掏出一袋包装精致的饼干,“昨天自己试着做了蔓越莓饼干,感觉还不错。不介意的话请收下吧?” 
 
    
 
        有什么抑制不住地缓缓溢了出来。
 
        如同夏日黄昏伊始的夕色模糊了四周景致,只余下大概了了数笔的轮廓。夜晚的黑暗将至未至,世界就这样从尘世的喧嚣中渐渐归于安静。
  
   
        朱樱司愣住了,恍惚间看见杏明晃晃的笑靥,心里某个地方还是就那样软了下去、陷了下去。
 
    
 
       “既然这样,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冷气哧哧地入侵着每一寸裸露在外的肌肤,接过饼干,杏手掌上的余温仿佛还残留在包装袋上,沿着朱樱司的指尖蔓延至心底,让他的心也温热起来。盯着堆挤在小包装里的饼干,饼干上若隐若现的红色蔓越莓就像是自己欲盖弥彰的心事。
 
   
 
 
        ——对于姐姐大人来说,我是否是与众不同的那个人呢?
 
   
        ——那我能否对这份感情抱有一些期望呢,姐姐大人?
  


 


[二]
   
  
        大概是Knights下午练习结束后的休息时间。
   


        “呀嘞呀嘞,又要去找小杏妹妹了吗?真是个爱撒娇的孩子啊,小司司~♪”


        练习一结束,月永レオ就大喊着什么“inspiration喷涌而出我要赶快记下来”缩进了角落里神神叨叨地写着什么,而正在补妆的鸣上岚眼尖地瞄到了正准备出门的朱樱司。


        “并不是撒娇什么的鸣上前辈……我只是去跟姐姐大人约一下放学后special training的时间。”
  
        “啊~杏那家伙因为Trickstar的新企划几乎天天可以和游君待在一块,真是超~烦人啊!”朱樱司选择性无视了濑名泉这无关紧要的抱怨。
   
        一旁的朔间凛月听着他们的对话倒显得兴致缺缺,窝在沙发里打了个哈欠随口道:“唔……放学后特训么……两个人独处什么的~小朱还真是狡猾呢。”
   
        “‘狡猾’什么的唯独不想被凛月前辈这么说呢——”


  
        狡猾么……朱樱司心底不可置否地叹息一声。


        近来姐姐大人忙着Trickstar的新企划而团团转,根本无暇顾及Knights的练习指导,即便一天里想见上她一面也成为了小概率的偶发事件。所以尽管知道对方已经忙得不可开交却还是拜托了课后特训,果然还是太过于勉强了吧。
  
        一直以来想要成为姐姐大人值得信赖的可靠的“骑士”,不想给她带去多余的负担。可“课后特训”又是唯一可以去见她、同她说说话的正当理由……
  


        怀着这样矛盾的心情,朱樱司来到了Trickstar的隔音练习室。踏进练习室后左右张望了一下,当看到那抹熟悉的倩影时,他的心情也不由得雀跃起来。


        此时正巧Trickstar的成员们也练习完毕中场休息中。他敛了敛眸,在心里措好辞,走上前去。


        “姐姐大人,打扰了——啊,各位Trickstar的前辈们打扰了。”一边礼貌地向他们打招呼道,朱樱司一边微微鞠躬。
 
       “司君?找我吗?”杏闻声转过身,回眸一笑。
 
       “啊是的,我是来——”
 
   
 
        说话声戛然而止。
 
    
        就在那一瞬间,杏忽然眼前一黑失去意识在朱樱司的面前倒了下去。
 
        司的话还未说完,就这么眼睁睁地目睹了杏这意料之外的反应。而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懵了一秒,他立马眼疾手快扶住人的腰肢才使得杏没狠狠摔下去。
 
   
        “喂——?!杏?!”
 
        “小杏——?!振作点哇——!!☆”
 
        显然Trickstar的四人也被杏吓了一大跳,都一个箭步冲了上来。
 
    
        “姐姐大人?!”朱樱司顿时有些慌乱,神色慌张而又焦急地就要一把横抱起杏来,“把姐姐大人送去保健室吧!”
 
        “不,等一下……也许是老毛病了。”衣更真绪看上去比朱樱司淡定多了,听了他的话另外三人微怔了一下,随即一脸了然,留下司一人处于状况外。
 
        冰鹰北斗也相当冷静地开了口:“总之,先把杏她抱到椅子上躺一会吧,应该过一会就会醒来。”说话间,游木真和明星昴流就已经利索地将几把椅子并排排在一起。
 
        衣更真绪顺势自然地就要从朱樱司手里接过杏,而司也没有理由拒绝,只是任由着他把杏抱到了椅子上,然后看着他神情温柔专注动作轻柔地放下她,就好像——面前的是什么绝世珍宝般。


   
        果不其然,没多久杏就如北斗所言那样悠悠地睁开了眼。
 
        四人还未来得及开口,倒是司急忙开口关心道:“姐姐大人您感觉怎么样?不要紧吧?衣更前辈说这是老毛病了就让您先在这躺了一下……总之,如果有什么不适请一定要赶快去保健室看一看!”
 
        杏抬眸看了看围着她一脸担忧的五人,不禁歉意地笑笑。她抚上司撑在椅子边的手,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抱歉,我大概低血糖又犯了,让司君担心了——吓了一跳吧?大抵是因为昨晚工作时不小心熬夜了,今天早晨就起晚了差点迟到,没有好好吃早饭吧。中午又……”
 
        “……姐姐大人,请您务必将自己的健康安全放在第一位!如果您出了什么事的话,身为您的骑士的我会感到十分自责和难过!”
 
        “这不是司君的错啦,以后我会注意的。”语毕,杏顺势接过北斗递来的温水和糖果,偏头冲他小声地道了谢,又转过头来继续对司说道:“Knights等下还要训练吧?我没事的喔,司君也快点回去吧。”
 
        朱樱司默不作声,没有立刻回答杏的话,只是看着杏和Trickstar之间种种默契无比的举动。
 
        闹了这么一出,他也忘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在瞧着杏喝下了温水后,起身理理衣服,欠身道:“既然这样,那还请姐姐大人好好rest,我就先行离开了,麻烦各位前辈们照看姐姐大人了。”见北斗冲他微微颔首,这才放心地转身离开。
 
        踏出练习室的门,朱樱司却并未立即离开,只是抵着门静静地回想着刚刚的一切。
 
   
        ——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
 
  
        ——只有自己,自己才是多余的那个人。
 
  
        ——自己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帮不到姐姐大人。


    
        ——甚至都不知道姐姐大人还有那样的老毛病。
 
    
  
 
        如果说恋爱是毒药,那么相恋就是它的形容词,而单恋与暗恋大概就是它的最高级。
 
   
 
        ——最致命的毒。
 
   
        一旦深陷其中,便有可能会万劫不复。因此使得嫉妒之花悄然绽放,实际上却连 “嫉妒”的资格都没有——这也早已注定了这份感情将会无疾而终。这就好比牙病发作时疼痛难忍,于是干脆自暴自弃地死死咬住患处,妄想以痛镇痛,或许很快就会麻木不再感到痛楚。
 
        可是为什么,明明对这份感情不曾抱有奢望,却仍会感到似乘过山车般失重的眩晕和心绞痛呢?
  
 
 
   
[三]


  
        朱樱司也不清楚他对待杏的这份“仰慕”与“尊敬”是曾几何时起变为了“爱慕”的。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起初他对于所谓的“转校生”并无多大想法,甚至在得知要由一个门外汉来学习、担任众人的“制作人”时,朱樱家倨傲的小少爷心里或许还带有几分怀疑和不屑(虽然本人并没有自觉)。


        但从最早的国际象棋课开始到如今,这么多时日的相处下来,他渐渐被她吸引了,打心底为她的认真、努力以及温柔而折服和敬佩,尊她为自己将要一直追随的“女王”。


        姐姐大人的认真——尽力为每一个组合做好他们的企划,从服装到舞台,无一不是她亲手操持准备;


        姐姐大人的努力——作为一个从未接触过“制作科”的新人,百忙之中除了顾及繁重的学业之余还要抽空来学习那些制作人的基本知识和经验;
  
        姐姐大人的温柔——在他失意时温柔地笑着摸摸他的头,对他说着“司君已经很努力了喔”,即使是当leader又在训练室的墙壁上用签字笔乱涂乱画时也只是露出无可奈何的微笑然后颇有耐心地对leader说教……
   
        还有姐姐大人的一颦一笑,以及笑起来时眉眼和嘴角的弧度,也都是那样干净柔和——……。


  
        也许常人看来她是这样的平凡,但也不是谁都能做到她这种地步的。也正是这样平凡的她、努力的她、认真的她、和温柔的她,给阴沉的梦之咲学院带来了几缕明媚的阳光,给众人带来了救赎——
  
        这样“平凡”的杏,就是他的姐姐大人啊——……——。


        总之,就这样,不知不觉间她住进了自己的心里。


  
        但从以前,朱樱司就明白——姐姐大人不是专属于Knights的制作人。


        姐姐大人,是大家的制作人。
 
 
        ——而杏,也不是专属于他的“姐姐大人”。


        杏,是大家的“杏同学”。
 
   
 
        ——优秀的姐姐大人身边总是聚集了许多优秀的前辈们,如果……如果自己不够优秀、不够努力的话,是无法让熠熠生辉的姐姐大人注意到自己的。
 
        ——这样的自己,是无法成为对于姐姐大人来说、特别的存在的。
 
        ——即便不敢奢望姐姐大人回应自己的这份感情,但却还是期望着自己能有一天,能有资格与姐姐大人并肩……——。
 
   
 
        “说起来,我怎么觉得小杏妹妹最近好像在有意跟我们保持距离呢?”依旧是某天练习结束后的休息闲聊时间。
 
        “啊啊~这个我也觉得有点~以前拜托小~杏~做我的膝枕和给我吸血,她从来没有拒绝过呢。可是最近都很委婉地拒绝了我,太不正常了啊~欸难得有那么舒服又好闻的枕头——”
 
        “……恕我直言凛月前辈,会答应您的要求才是不正常吧。”
 
        “哈?那种事无所谓吧,反正那家伙本身就是个工作狂,忙起来而疏远了你们也很正常吧。”
 
        “小泉还真是无情啊~。”
   
   
        濑名泉睨了鸣上岚一眼懒得再多说什么,拧开矿泉水的瓶盖“咕咚”灌下一大口,冰凉的水流经食道令他微微蹙了蹙好看的眉头。晃晃手里已经见底的矿泉水,将它丢进了身侧的垃圾桶里。
   
         “啊说起来水喝完了——谁去自动售货机那买五瓶回来啊?睡间你睡了大半天不如去活动活动吧?”
 
        “欸~怎么可以让老爷爷做这么辛苦的事呢。”
 
        “嗨大家——你们接收到来自宇宙的简讯了吗☆——”很好,今天的leader也处于脱线状态。朱樱司有些无力地扶额。 
 
        “那就由我去吧各位前辈。”


  
        是了,Knights的大家最近都明显地察觉到了杏有意无意的疏远,却又不知晓原因,这样被动的情况这令朱樱司感到无比烦躁。
  
        是发生什么事了吗?可对于十六七岁正处于青春期的少年少女们来说,能令人忽然之间作出奇怪举止的原因或许只有“恋爱”了。大家都正值青春年少花季雨季,情窦初开也并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再说又是名流云集的梦之咲学院的偶像科,许多偶像科的男生都是被憧憬仰慕的对象。朱樱司想起了濑名泉就时常在校门口被慕名而来的粉丝或是普通科的学生围堵住。他心下一紧,难道说,姐姐大人有了心仪的对象吗——不,应该不会吧……
 
        可继续维持现状什么也不做的话,姐姐大人会不会就这样,渐渐和Knights疏远,离自己越来越远了呢?
 
   
        这么胡思乱想着,司来到了楼梯拐角处的自动售货机。在选择了五瓶矿泉水后,他摸向校服口袋准备掏钱投币时却摸了个空。 
 
        朱樱司一愣,翻找了一圈后无果,无奈地叹了口气。大概是刚刚出门前把钱包落在了Knights的隔音训练室里,那就只好麻烦自己再返回去取一趟了,顶多就是被濑名前辈吐槽一下没什么大不了的。
  
   
        “司君?是忘记带钱了吗?”
 
        回过头,是杏白净的面庞。她怀里抱着厚厚一沓的文件,看样子是要去职员室顺路路过这吧。
 
         “啊……姐姐大人!目前看来是这样的……我来帮Knights的各位买水,没想到居然忘记带钱包了!真是惭愧,让您见笑了。”
 
        “Knights的训练室离这还有一段距离的吧?不介意的话我先帮你垫付了,过后你再还给我吧。”杏抿唇一笑,腾出一只手来将不听话的鬓发别到耳后。
 
        司沉吟片刻,“……既然这样,那就有劳姐姐大人了。”接过杏递来的零钱,司连忙投进售货机装好那几瓶矿泉水,又再次向杏道了谢。
  
   
        又是这样啊,被姐姐大人帮助了。
 
   
        “对了姐姐大人,我知道您最近身体欠佳,不知道放学后的training还能否继续……?如果可以的话,我就在那时候把钱还给您。”朱樱司礼貌地征询着杏的意见。


        “……”杏不知为何犹豫了一下,想了想却还是回复道,“其实我觉得……司君的进步已经很大了,跟着濑名前辈他们一起训练就没问题了。”顿了顿又道,“不过既然司想再努力一点的话,那我们就放学后见吧——”
 
   
 
        司笑了,像是得到了糖果般的孩子那样眼睛弯弯宛如新月那样笑了。
 
        他语调轻快地向她挥挥手,道别着:
  
        “好的姐姐大人——那届时再见吧。”
 
 
 
 
[四]


  
        杏因为抱着厚厚一沓的文件所以在推开职员室的门时显得有些困难,好在正巧有老师要出门,门就这样被里面的人推开了。因为猝不及防,杏微微踉跄了一下,在看清来人后微微颔首问安后踏进了职员室。
 
        一进职员室就感受到了那因为开着空调而产生的温暖燥热的空气扑面而来,与阴冷的室外形成鲜明的反差,令杏鼻翼一翕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她费力地腾出一只手揉揉鼻头,来到了门章臣的办公桌前。
  
        门章臣见她这幅样子,微微蹙眉道:“身为制作人也要注意自身保暖啊,感冒了会影响学业工作不说,还有可能传染给其他人,真是的——”


        杏也不辩解,只是垂眸乖顺地回答道:“对不起,我会注意的。”然后如释重负般将文件放在门章臣的桌上,向他报告了近日的工作情况及演出安排。他认真听着杏的汇报,不时严苛地给予几句评价或指导。


        终于完成汇报后,杏正要道别迈开脚步离开时,门章臣却喊住了她。


        “上次跟你说的事,你有好好做到吗?”


        他突然开展的话题令杏一下子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而不由得愣住了。


        门章臣见她恍惚的神情略有些不满:“不会才过了没几天就忘了吧?真是——这点事情都不能好好做到的话,怎么能够成为优秀的制作人,难得还需要我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你吗。”


        杏回过神来,抿抿唇,摇了摇头低声回答道:“对不起,我并没有忘记,非常感谢门老师您的教导。”


  
        走出职员室,杏回想起那天同样也是去职员室,同样也是和往常一样向门老师进行着枯燥的报告。


  
        那次门老师好像对杏的工作并无多大微辞,只是安静地听着,甚至在末尾还难得地表扬及肯定了她的努力。只不过,除了——


        “不过最后有一点我需要提醒你的是,合格的制作人是要平等对待每一个组合、每一位偶像的。只有平等对待每一位偶像,这才算尽到自身的职责,才算得上是一个合格的制作人。”


        “……欸?”迷茫地看着门老师。


        “因此,跟偶像谈恋爱什么的更是禁忌——要知道许多娱乐公司都有明文规定的恋爱禁令。当然,这也是为了偶像的前途发展而考虑的,身为偶像的制作人有义务优先维护他的利益。”门章臣顿了顿,抬眸瞥了一眼杏像是在看她的反应一样,见她面上神色并无太大起伏,又继续说道: “私立梦之咲学院本是男校,你作为改革后第一个来到这来的女生,我也很能理解你们青春期孩子的心理——我这么说你应该能懂吧。”语毕,门章臣推了推眼镜。透过镜片能看到他一如既往严肃犀利的眼神,仿佛把杏的心思看穿了一般。
    
  
  
        一瞬间的呆滞。
 
   
        那一瞬间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有着紫萤石般熠熠生辉的眼眸,满心满眼地跟在自己身边喊着“姐姐大人”的那个孩子的面容。
 
   
        好像喝了一大口焦苦浓烈的美式咖啡,咖啡因刺激着大脑神经,血液的流速令胸口悸痛。
 
        悄悄把全是汗水的手心在裙子上蹭了蹭,又下意识地捏紧了裙角。
 
  
        杏低下头不再去看门老师的眼睛,或许是怕自己的心思再次被看穿,点点头:
 
   
        “谨遵您的教诲。”
 
 
  
 
        杏烦躁的揉揉太阳穴,向着2-A的教室走去。


        门老师是怎么意思?


        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话?
 
   
        ——这种事情,我怎么会不明白呢。
  
  
        ……可即便如此,即便我是大家的制作人,但同时,我也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平凡的高二女生啊。


        我也想享受普通的青春,普通的校园生活,以及普通的……恋爱罢了。


       啊啊……这果然是……神明大人在惩罚我吧……
    
       因为我曾经的罪过、以及我现在对那孩子所抱有的多余的情感。
 
       我果然还是无法获得幸福、以及被爱的资格吧。
  
       既然这样、既然这样的话——……
 
   
        这是杏在失去意识前最后所想着的事。
 
   
  
 
        当杏再次睁开眼时,看到的是熟悉的学校保健室的天花板。


        “姐姐大人?!您终于醒了?!”


        听到那个熟悉的男声时,杏以为自己还在睡梦中,直到看到那抹熟悉的赤色头发以及对方握着自己的手时掌心传来的温度,这才始觉是在现实中。


        “司君?抱歉——我睡了很久吗?现在是什么时候?”杏挣扎着坐起身来,一旁的司不着痕迹地放开她的手扶着她起身。


        “啊……现在是下午三时,您大约昏迷了半个小时左右。佐贺美老师说您是低血糖,总之先把这些糖和点心吃了吧——”自从上次那次意外之后,司总是会带着一些糖果以备不时之需,尽管他知道这大概也是徒劳的,不过没想到今天居然会派上用场。


        杏接过司递来的从学校小卖部买来的点心和糖果,睁大眼惘然地环视了一下四周,自己好像是出了职员室后又犯低血糖了吧。“谢谢你啊司君,不过你怎么会在这?”


        “其实买完水又碰巧碰见了哥哥大人就稍微聊了会,结果我们就看见姐姐大人您从职员室出来后晕倒了,我就和哥哥大人一起把您送到了这。啊——不过哥哥大人因为学生会还有工作就先回去了,留我在这照看您。”说着朱樱司的神情严肃了起来,甚至显得有些激动,“姐姐大人,我不是说过了吗,请您务必将自己的健康安全放在第一位!”


        杏很不好意思地笑着:“啊呀,被司君说教了呢。”


        “……抱歉姐姐大人,我失礼了……”


        “我并没有责怪司君的意思……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我以后一定会注意自己的身体健康的!”杏注视着司,眸光里荡漾着一如往昔温软柔和的色泽,倒映着他的身影。
  
   
        此刻,姐姐大人有没有在好好看着自己呢——
 
   
        那么,自己有没有帮上姐姐大人的忙呢——
 
   
        “有喔,多亏了司君,你已经很努力了。”面前的杏轻笑了一声,“司君也成长成可靠的男子汉了呢。”
 
   
        啊啊……果然……还是这样…… 
   
 
        “英智君既然去忙学生会了,司君那边的训练不要紧吗?我已经没事了,等下上完课还要去检查舞台设备和服装,你也赶快回去吧。”
 
        “……既然这样,那我就先告辞了……”
 
        “啊对了,司君,”杏喊住了他,垂眸扯扯嘴角,“请不要告诉Knights的大家我晕倒了这件事,我不想让大家为我担心。还有英智君那边也是,拜托你了。”
 
        即使这样,也不忘工作的姐姐大人。
 
        即使这样,也不想让大家担心的姐姐大人。
 
        即使这样,也还是这么温柔的姐姐大人……。
 
        ——即使这样,自己也还是无法摆脱“弟弟”的枷锁啊——。
  
 
        “……我知道了,请您放心。”司这么回答了,脸上挂着一如往常的绅士的微笑,“我不会说的。所以,请您好好休息吧,我就先告辞了。”
 
    
        望着朱樱司关上保健室的门离开的身影,杏仿佛倦怠极了疲惫地揉揉太阳穴。佐贺美老师不知是有什么事不在保健室里,所以当司离开后房间内立马陷入了令人窒息的安静,只有时钟的秒针还在“嗒嗒”地走着发出着微弱的响声。
 
        啊……最近真是,太糟糕了。杏“啪”地向身后的床上倒去,无力地抬手覆在双眼上。
 
   
        “哟,醒了吗?看来已经无大碍了啊。”
 
        “……佐贺美老师,下次进门前请敲门啊。”
  
        “为什么——这里是我的保健室才对吧。”
 
        “可是您这样神出鬼没很容易给正在生病的学生造成极大的惊吓从而导致不可磨灭的精神创伤。”
   
        “……有这么严重吗?”佐贺美阵放下手里的文件,转身给杏冲了一杯糖水,“话说回来你是怎么搞得,把自己弄成这样?”在把水递给杏后又附赠她一个爆栗,“健康第一啊,转校生。再怎么忙也要注意劳逸结合健康饮食规律作息……”
   
        “那个,”杏吞下糖水,摸摸自己受到爆栗的脑袋,“老师,别忘了我是个刚才才被你惊吓过度从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精神创伤的病人。”
   
       “……你这是怎么了?今天这么反常——看来不是生理问题而是心理问题啊?听说你是从职员室出来晕倒的,大概被门章臣那家伙训到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精神创伤的吧哈哈。”
   
        杏不可置否的扯扯嘴角,偏过头,“其实也没什么……”
 
        “总之那家伙死板的很,他的话听听就行了别太较真,毕竟你们也不过是十六七岁的孩子啊。”佐贺美阵耸耸肩拿过她的空杯子,“有什么想做的事、想去的地方、想在一起的人,就勇敢地去做吧,毕竟青春只有一次呐。” 
 
        ……真的可以吗?自己真的有那样的资格吗?杏不作声了,在心底轻轻地询问着。
 
        沉默了半晌,佐贺美阵又补了一句:“青春真好啊——”
 
 
        杏无声地点点头,望向窗外看着屋外光秃秃的枝丫。
 
        手里握着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正在发送简讯,而收信的对象是——朱樱司。
  
     
 
         ——“抱歉喔司君,下午的特训可能要取消了,我身体不太舒服大概要早点回家休息,下次有机会碰到再还我钱吧(。>ㅿ<。) 。PS.其实你现在只要跟着大家的步伐,跟着大家一起训练就好啦,已经不需要特训了。那么,请继续加油喔!(・ω< )★ ”
 
 
   
 
[五]
  
 
        杏走出教学楼时,已是黄昏尾声几近夜晚降临。夕色渐渐被黑暗吞噬,周围的景象也隐藏在黑暗中变得模糊不清。此时此刻校园空旷、寂静得有些可怕,与平日里人声鼎沸的热闹景象全然不同,隐隐约约可以听见远处不知哪户人家传来的狗吠声。身侧路灯的灯光从常青树茂密的树叶间隙间洒落下来形成斑驳陆离的光影,一阵寒风吹来,捎带着一股淡淡的尘土味。


        杏裹紧了脖颈上的围巾,不禁加快了步伐。本来只是检查一下舞台及设备,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再把演出用的服装最后收尾工作做一下,没想到却做了那么久。
 
   
       忽然,杏的脚步停住了。


       前面那盏路灯下,一个少年的影子被拉得格外狭长。
 
   
        “司君……?你怎么还没回去?”杏看清那人后小跑着到了他面前,惊讶而又不解地看着他,“是在……等我吗?”
 
        朱樱司没有直接回答她的疑问,开口时呵出一小团白色的雾气,在灯光下显得朦胧缥缈。雾气在寒冷的空气中渐渐萎缩着直至消失殆尽,“姐姐大人……我有些话想对您说,我们边走边说吧。”


        杏抬眸看见司眼底不容拒绝的坚持,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压下心底的疑惑微微颔首,跟在他的身边。
  
  
        傍晚时分,正是人们下班归家的高峰期。冬季伊始的黑夜,车水马龙。
 
 
 
        两人间的气氛有些微妙。
   
 
        于是杏想缓解一下气氛,开口担忧地问着:“这么晚了司君还不回去不要紧吗?”


        司侧眸冲她绅士地微笑了一下:“相比起我来说,身为女孩子的姐姐大人才是吧?这么晚了独自回家,很危险的吧。”
   
        “啊……又被司君说教了呢。”杏挽过鬓发,不打算继续下去这个话题。杏出校门时距离放学时间已经过了很久,想必司在寒风中也等了自己很久吧?“不过不愧是冬夜呢,还真冷啊,司君冷吗?”
 
        “唔……是呢,有一点。”语毕,杏停下了脚步。司见状也不解地停下脚步来等她。
   
  
        只见杏摘下自己的围巾,踮起脚将它围在司的脖子上。白色的毛线围巾上还带着少女特有的淡淡的馨香以及她身上的余温。
 
        “……欸?”
 
        “司君感冒了可就不好了。”杏笑着说,“我还有怀炉喔,所以围巾就请用吧。” 
   
   
        “姐姐大人还真是温柔呢——”司乖巧地任由着她给自己戴上围巾,然后迈开步伐继续往前走着。
 
        “嗯?”杏显然没有明白他的意思,跟了上去,“因为司君是我亲爱的弟弟呀,是Knights宠爱的末子以及可爱的后辈——”
 
   
 


        ——“可是,我并不想当您的弟弟。”
 
        ……?
 
        ——“……我喜欢你,杏。”
 
   
 
        那一刻,周遭的一切喧嚣声都被摒弃。


   
 
        像是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针尖一样掉落在地上。


   
 
        面前少年的身影像是河中的倒影被华丽的游轮驶过而搅成碎影般模糊开来。
 
        只余下他富有磁性又有些稚嫩的声音拂过耳畔边。


   
  
  
        好在街上灯光绚丽夺目,叫人看不清朱樱司此刻红透了的耳朵。当司走到一条岔路口时,才发觉杏没有跟上来。
 
        有些紧张地回过头去,发现少女双手抱着书包,正垂着头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于是又快步走了回去,有些不安地唤她:“姐姐大人……”
 
        杏默不作声,司便伸手想去拉她,却在碰上她抱着书包的手臂的那一刻宛如被开水烫到般条件反射地缩回了手。
 
 
 
        与阴冷的冬季格格不入的,是掉落在司手上的,滚烫的泪水。
   
 
        杏依然低着头,她的眼泪一滴一滴地掉在袖子上,沾到泪水的地方立马像墨在水中一般晕染开来,绽放出一朵暗蓝色的小花。
 
    
   
    
 
 
        “如果,如果不把司君当作亲爱的弟弟、可爱的后辈的话——”听到少女有些嘶哑的声音,司的神经立刻紧绷起来。
   
        “就无法继续待在司君的身边了啊——”
 
 
   
        抬起头,他看到了一张被泪水濡湿了的面庞。
 
    
  
 
        “……我明白了。那么,在我成为配得上杏的人、能有与杏并肩的资格之前——”
 
        “杏能一直等着我吗?”
 
        “——不会让你等很久的。”
 
    
 
        我会努力——……。


        ……尽自己最大可能,追上你的脚步。


        请你在未来等一等我。
 
        我马上去,飞奔着去。


   
  
   
        如此温柔的话语像魔咒般令杏怔住了。
  
        她定定望着朱樱司,他的眼眸像是有星辰落入紫罗兰色的深潭般熠熠生辉,荡起着温柔的涟漪,刺得她眼睛发痛泪意止不住地再次涌了上来。
 
        天完全地黑了下来,街道上的商铺亮起了温暖的橘色灯光。赤发少年缓步向自己走来,两个人的影子在身侧马路上飞驰而过的车灯以及霓虹灯的相映相辉下不断变化着,渐渐缩短,又渐渐拉长。
 
        像是鲷鱼烧里绵密黏稠的豆沙馅,隐隐约约带着甜腻的香气,暗潮涌动,毫无征兆地笼罩了自己。
 
    
 
 
  





















        “话说回来,idol与producer之间的恋爱是禁忌的话,就好像《圣经》中居住在伊甸园里的亚当和夏娃偷吃禁果一样呢。”
 
        “那么司君跟我一样,都是罪人了喔。”杏就那样流着泪笑了。
   
        不容拒绝却又是轻柔地托起少女的柔荑,俯身在她的手背上用唇微微贴上,湿润温热的触感似是羽毛拂过般。少年站直身子抬眸定定对上杏的眼睛,紫萤石般的眼眸水光潋滟笑意盈盈。
 
   
 
 
        ——“为了姐姐大人,我心甘情愿——”


  


 


>>>>>>>


 


 
[后记]
 
 
        喔终于写完了……总算赶在春节前写完了,三党抽空写篇大粗长真不容易啊(抹泪。
        就连游戏我都是放了寒假才重新装回来的,期间错过了好多拿我司卡的活动我……我也很绝望啊我能怎么办(再抹泪。
        ……喔不过即使我能玩我大概也肝不到(住口。


        人生第一篇es的同人文献给本命司糖❤。
        第一次写表示瑟瑟发抖真的很怕ooc,下笔才发觉司杏很难拿捏啊。不过还是尽力去写了,但可能会有狗血剧情或者还是ooc了的地方。
        那个,原谅一下被学习虐待到才思皆尽的文渣吧。(。>ㅿ<。)
        不过最后还是写了一个活泼点的杏,以及还很稚嫩却意外帅气的司糖♪。
  
        希望各位食用愉快♪。
        如果这篇还很不成熟的司杏文能被大家所喜欢的话就太好啦——
 
 
        那么最后祝各位新年快乐!(●´৺`●)希望新的一年各位都能抽到肝到自家小哥哥的五星卡喔☆——
 

评论
热度(152)
  1. 三月樱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想哭😭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