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糕
图博
Everything is gonna be all right
fo&unfo请随意|求评论

再见、再见、再见(1-4)

一时脑洞,大概是长篇。希望不被打。HEBE不定。
由于本人见识短浅,一些东西写好,抱歉。哥哥是擅自虚构的人物。
如果看不懂的话当是存梗好了。

0

“再见。”遊木真在废墙上写下这句话,“希望这个世界离我远一点。”

1

夕阳下有一个长长的拖沓着的背影。

今天又是unlucky的一天。

又被同学欺负了,每天都有新的花样。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太沉默所以被欺负还是因为自己被欺负所以太沉默,不知从何时而起,自己就被其他人孤立着。其他人用着不同的方式欺负着自己,宣示着“你和我们不一样”,有一次甚至闹得自己胃病严重得要去医院,但第二天却和往常一样。自己曾经向老师提过,可是面对着其他人完美的掩饰,老师差点反过来怀疑自己。和严格的母亲倾诉,她却先提出自己差强人意的成绩,还觉得自己软弱无能。

几次之后,自己终于放弃了。甚至更沉默了。

“好想要变成空气啊……”这样至少没有人欺负自己了吧,反正现在也是没人理。

遊木真扯着书包带子,抬头看了看天空。

“我可不是悲观主义者……反而是理想主义者?或者是不乐观主义者?”
“谁听得懂空气说话啊!”

2
遊木真几乎不讲话了。对,不讲话。

同学还是无止境欺负着他,只是面对老师和遊木真母亲的质问是难得的露出了一点担忧的样子。这些并不能使作为职场女皇的遊木真母亲信服,她回想起儿子曾经的抱怨,摇了摇头。

……

遊木真的问题终于被发现了。与此同时他被送去了心理科,每天接受医生们的“拷问”。他每天被同学欺负的事实被“问”了出来,但是其他的毫无结果。

“我明明许愿要成为空气的……”遊木真皱着眉,就算现在自己的话终于被相信了,但是这些不都是为时已晚的事吗?反正已经不想和任何人接触了。

“也许您的儿子需要休息,让他暂时避开学校比较好。给他找门兴趣爱好发泄一下也可以。”
“他好像喜欢电玩吧。”
“最好是画画之类的。”医生顿了顿记录的笔,“这类兴趣班也不会有太多的人群接触,对他比较好。”
“好的,谢谢您了。”
“这种其实不能算是什么病情吧,但是也要多注意了。”

遊木真难得地哼起了歌,自己终于可以远离班上的同学,而且母亲总算是不那么严格要求自己,当然前提是去她报名的“IM画室”学习画画。可以画得不好看,总之就是要坚持去那里三个月。画画也不需要开口,这一切都还不错。
他提起画具,跑到了画室门口。离上课时间还有很久,没有人在门口,他就坐在台阶上听歌。

“你是新来的那个?别坐在门口,赶紧进去。”

遊木真吓得差点把画具都丢了,转过身,看见一个应该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人。银灰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里面盛着些许的不悦,此刻又慢慢溶解。

“……”遊木真胆怯地点点头,跟着进去了。

3
“这是我哥的画室,不过我也跟着他学画画,他很厉害的。”
遊木真点点头,盯着墙上的一幅画。画上有一个男孩,抱着几枝向日葵微笑着,看着看着自己也不自觉微笑起来。却没发现现在的自己十分耀眼。
“你……是遊木真对吗?”对方也顺着自己的视线看着那幅画,又看看自己,似乎愣了一下才发问。
“别看了啊笨蛋!你不觉得这人和你也有点像吗?你居然跟着一起笑了!不许这样笑!”那个人似乎又生气了。
遊木真只好抿着嘴,点点头,心里想着这人怎么这么奇怪。

“为什么不说话?”
遊木真只是摇了摇头。
“我叫濑名泉。你也不是不可以叫我泉哥哥,毕竟我比你大。我有时候也不想说话,不如我们做好朋友吧!”濑名泉有些慌乱的说着,“难道是你妈妈逼你来的吗?”
遊木真摇头。

“上课了,走吧。”
“嗯。”不知道有没有出声,遊木真应了一句。

“今天来了个新朋友哦!这是遊木真,他之后也和大家一起画画。”遊木真站在老师旁边,挤出一个笑来。

“哇!是真!怎么可以这样!”一位女生小声地和朋友嘀咕着,“IM不就是泉和真的缩写嘛!我以为画室里没有M只有I!”
“男孩子怎么会和我们抢啊!”另一位女生噗地笑了出来,“不过他长得真的很好看。”

濑名泉在画室里的确很受女孩子们的喜欢,就算他对她们态度不是很好。听到这些话,心中却不知道是什么滋味。“IM”这个巧合,也只是个巧合吧。

4
“那么,大家开始画画吧!今天是自由创作!”
“好的!”

遊木真拿起笔,蘸了蘸灰色和褐色,在纸上随便涂了涂,画了个火柴人。又用橘黄色,点了点,送给了火柴人一把伞。

“这是你的世界吗?真特别啊。”老师走了过来,看见了遊木真的“大作”。
遊木真有些心虚地点了点头。他并不想认真地去画。
“不想说出来也没关系的,画出来也可以。所有人都叫我濑名哥哥,你也可以哦!”
遊木真点头,终于真正露出一个笑容。这真是个温柔的大哥哥。

“那你还想加点什么吗?我教你画一朵花好不好?”
“什么花呢?”
遊木真指了指墙上那副画。

不得不说水粉对于遊木真来说还算不难,但还是老师耐心地教了一会儿才搞懂。
橙色、黄色、白色……各种颜色混在一起竟然是那么好看的。遊木真跟着抹了抹,颜色却怎么也过渡不了。
“笨蛋!”突然有人帮忙抹了一笔,颜色顿时好看多了,遊木真转身,撞上濑名泉的目光。
“看好了,不是这样混色的。”濑名泉有些严肃地指着自己的调色盘给他看,当着他的面调着色,“你不会就要请教我!或者我哥哥。知道了吗?”

一个下午过得很快,告别了伙伴和老师,遊木真背着画和画具,走向家。

今天好像不是unlucky的一天了,至少大家都很温柔。一切都没有那么糟了。

“今天的空气有着很棒的存在感。”
习惯性地走向自己的秘密基地,遊木真蹲下,在墙角加上了这句话。

































评论(4)
热度(26)
©  | Powered by LOFTER